【海马,lp 0】

……社长输了。

自决斗都市一战败给了游戏之后,海马社长又一次地品尝到了败北的滋味。

这同时或许也意味着他能够称霸决斗怪兽界的日子再也一去不复返了。

想当初接连被游戏打败,社长好歹还能被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听起来好像还是挺牛逼的。

然而决斗都市一战出了个双黄蛋,两个决斗王,这岂不就意味着他海马濑人变成“两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了?

虽然好像就多了那么一个人而已,但感觉瞬间就不一样了。这感觉可能就跟城之内指着人家的鼻子说“你是第十一个让我认真起来的决斗者”有点类似,总之就是变low了……

不过当然社长也不是输不起的人。他不会扯些什么手气不好状态不佳之类的理由,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辩解的。

不过这样一来,海马社长心心念念的这场牌也终于打完,他也终于可以安心地封印卡组、戒掉牌瘾专心去搞建设了……

……至少暂时的吧。

不过在游宇打完这场牌、从海马公司离开时,看着海马社长头顶持续冒出的“好感度up”,游宇不由陷入了沉思。

总有种自己在某种深坑里越陷越深的错觉……

……

打发了牌瘾发作的老板,游宇回到店里又已是深更半夜了。

跟海马社长打的这场牌除了收获了海马社长不少的好感度(暂时不知该算是好事还是坏事),更是又收获了大量的经验和晶石奖励。

可惜的是打赢之后系统居然没有赠送一张青眼白龙,实在遗憾。否则社长牌瘾再发作时游宇就整套青眼去陪社长玩,想必会更刺激……

从玩家们手里收割了大量晶石再加上系统奖励,这使得游宇手里才刚刚花完的晶石存货又回到了五位数,于是现在又到了喜闻乐见的抽卡时间。

跟菲尼克斯先生打完那场牌后,游宇连抽了好几天的卡,把这些天从玩家们手里收到的晶石砸了一大半进系统卡池。

果然不出意料,他的系统卡池里多出了“命运英雄”的新系列。

只不过命运英雄系列当初在实卡环境里一直就相对拉胯,系列里能派上用场的卡并不算多。游宇这些天开到的这些卡里,像什么顽强人、匕首人、恐惧从者之类的压根没有卵用。

直到今天,他才终于开出了那么几张能用得着的卡。

命运英雄·魔性人,等级6,攻击力800。效果:这张卡在墓地存在时,可以把自己从游戏中除外,从卡组再特殊召唤一只魔性人到场上。

命运英雄·神性人,等级4,攻击力1600。效果:这张卡攻击时可以破坏场上一张表侧表示的魔法卡,给对方500点伤害。己方手牌为0时,把墓地的这张卡和另一张命运英雄从游戏中除外,可以抽两张卡,但这个效果在送去墓地的回合不能使用。

最后在游宇库存的晶石又一次接近弹尽粮绝时,伴随着一阵闪耀的彩光,系统卡池终于良心了一把,给他吐出了一张命运英雄系列的传奇、曾经在禁卡表里呆得快发霉的英雄。

命运英雄·圆盘人,等级1,攻击力300。效果:这张卡从墓地特殊召唤成功,可以抽两张卡。

这玩意儿曾一度被视作跟强欲之壶一样永远不可能从小黑屋里放出来的万年老禁卡。直到18年修改了效果文本,增加了“圆盘人的效果一场决斗只能用一次,且送入墓地的回合不能使用”的限制,这位英雄大哥才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因为和游宇现在所用的“元素英雄”卡组同样有着“英雄”字段,所以两个系列还算是能通用。

这几张命运英雄的投入对游宇现阶段的卡组运转续航能力都是有一定程度加强的,也让他手里这套英雄体系距离后世英雄卡组的完全体更靠近了一步。

卡组强化,那么第一件要做的事自然就是找个人来练练手,试验一下新卡组的强度。

不过这深更半夜的又是在家里,能拿来练手测试的对象自然就只有……

……

几分钟后,梦想卡店背后的小巷里。

黑魔导女孩纤瘦的胳膊上套着决斗盘,面前的场地上空空如也。而反观对面游宇的场地,什么元素英雄·大地侠、元素英雄·雷霆巨人、元素英雄·新星领主……

总之就是几个人高马大装备华丽的英雄把弱小无助的魔术师少女往墙角一堵,画面显得相当不和谐……

黑魔导女孩咽了口口水,退后两步捂住了脸:“主……主人你轻一点……”

游宇:“……”

少女别说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啊。

明明咱们就是打个牌而已,被外面路过的人听到还以为在做什么不和谐的事嘞……

黑魔导女孩闭上眼睛,然而等了老半天预想中的冲击却也没有来。

少女疑惑地睁开眼睛。

什么情况?还没有开始吗?

然后她只看到游宇面前那几个人高马大的英雄影像已陆续消失,决斗盘的立体投影系统已经关闭。

少女懵逼地眨了眨眼。

啊?已经结束了?

“主……主人?”

“决斗已经结束了,反正只是测试而已,到这里也差不多了。”游宇耸耸肩,“说到底只是测试卡组而已,没必要非得分出胜负。”

“哦……哦。”

黑魔导女孩点了点小脑袋。

……主人真体贴!

果然主人最好了!

【好感度 10】

游宇收起决斗盘,带着高高兴兴的精灵妹子回店,一进门便见千奈神色古怪地伫在门边上。

“游宇。”

游宇:“?”

突然这么认真是啥情况?

傻丫头不会要摊牌吧?

千奈认真地抬起头:“教我决斗吧。”

“……哈?”游宇第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教我决斗吧。”千奈一脸认真,“我一定会非常努力学的。我会认真记笔记,会非常勤奋地练习,有什么要看要背的我也一定会认真去记。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做……”

“等等,等一下,”游宇打断道,“在此之前,为什么突然决定要学决斗呢?是想要参加什么比赛吗?”

千奈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因为……因为我刚刚在窗户里看到了,那位魔术师小姐陪你决斗。”她轻声说,“如果……如果我学会了的话,我就可以给你陪练了……”

游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