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对建筑工人的印象,都是刻板的粗俗,没文化,是事实也的确如此。可正是因为他们身上的这些特性,导致他们很有豪情,讲究江湖道义。

繁文缛节他们不懂,但大是大非,他们比任何人都明白。谁对他们好,他们就愿意捧谁的场。陈宇愿意尊重他们,他们自然,也愿意尊重陈宇。

事实上,很多劳务纠纷,和钱有关,也和那些所谓领导,太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有关。如果你多将心比心,学会换位思考,能避免多数不必要的矛盾。

而陈宇,便是这样一位老板。

他深鞠一躬,诚挚道歉道:“兄弟们对不起,鼎盛是我的公司,接连发生这种骇人听闻的工人死亡事件,身为公司老板,我理应担负全部责任。”

“但是,公司发展,也需要各位的帮助。没有你们,高楼大厦盖不起来,没有你们,宁海市得不到发展。所以,我需要你们帮助。”

“我希望你们,能继续留下来工作。我承诺你们,如果愿意留下来,刚才发的工资,算是白给。你们之前的工期,不会抹除,月末会再开一次工资。”

建筑工地是个体力活,宋妍又体恤基层,出手大方。刚才发出的工资,基本上人人大几千块钱,对普通家庭来说,不算少了。

听说继续干下去,这几千块钱就相当于白给,有不少心动了。

可是一想起,工地死亡事件如此邪门,为了几千块钱,把命搭上,不值。

于是许多人,又轻声叹气,摇上了头,喊道:“陈老板,你的好意兄弟们心领了,不过谁也不能保证,明天死的人,是不是我们。”

“这份钱,我们不敢要啊!”

陈宇郑重道:“确实,几千块钱和命相比,不值一提。那我再给你承诺一点,从现在开始,如果工地再发生一起安全事故,闹出人命。”

“每个人,我会赔偿给死者家属,一千万。”

“轰!”上百名工人沸腾了,那可是一千万啊!

如果留下来,不出事,白拿几千块钱。如果出事,搭上一条性命,但是能让家里的老婆,和正在上小学的孩子,荣华富贵过上一生。

外出打工的壮年,多是家里的顶梁柱,同样,家人也是他们一切。

听到这笔交易,人们开始蠢蠢欲动。用一条命换一千万,貌似不亏。

“特么的,为了俺媳妇和俺儿子,俺拼了,俺留下来!”

“对,老子也不走了,不就是死吗?人人都得死,只求个痛快就行!”

“陈老板,兄弟们决定,跟你干了!”

除了少数人选择退出,默默走开后之外,绝大多数的员工,为了那诱人的一千万,留了下来。

项目经理在一旁暗暗咂舌,心说上位者,有钱人的世界就是不同,一千万说掏就掏,真是敞亮,难怪能拉拢人心。

其实他哪里知道,陈宇没有太多的御人之道,他只明白一点,将心比心。

“陈老板,口说无凭,我们怎么相信你?”有机灵的员工问道。

今天才是他们初次见到陈宇,这样来无影去无踪的老板,保不齐会是在嘴上说说,开一张空头支票。

陈宇露出笑容,招呼项目经理道:“给留下来的兄弟,重新签一份安全合同,把一千万的条款,填进去。”

说完,陈宇转身离开,身后响起了上百人的掌声。

陈宇出马,短短时间内,场上最难处理工人罢工,便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随后,他还是没去宋妍那边,而是去看了看死去的四名工人的尸体。

在一片空地上,有七八名法医围绕四具尸体,正在商量着什么。

陈宇走过去,报出自己的身份,因为年龄问题引发的惊吓,他早已屡见不鲜,自顾自掀开前两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这两名死者,死因是触电。说来蹊跷,他们二人结伴去厕所,经过拖在地上的电线,脚踩了上去,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电死了。

出事后,工地的电工戴着全套护具,出面进行紧急处理。却惊讶的发现,那条电线,根本不漏电。说工地安全措施不足,实在太过牵强。

说是意外?人们倒是觉得,这般离奇的死因,更像是天谴。

如此邪门,极有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难怪工人们会闹罢工。

“一路走好,两位兄弟,对不住了。”陈宇轻轻念叨着,向死者表达自己的愧疚,然后帮他们盖好白布,来到第三具尸体面前。

其他三具尸体,即使有白布盖着,也能看清人体的轮廓。而这一具,是扁的。不提前说好,谁也想象不到,里面躺着的,会是一个人。

掀开白布,纵使陈宇,亦浑身剧震,嗓子眼里忍不住地涌上干呕。

这具尸体的死状,实在太惨烈了。他是莫名其妙,被卷入挖掘机的履带下面,活活压成了肉泥。浑身上下,筋骨尽断,皮肉碎裂,根本不成人形。

昨天死的两人,是被脱落的墙体压扁。尽管尸体早已被送到了医院,但根据这具尸体,不难想象,昨天那两个倒霉的家伙,是一副怎样的凄惨模样。

照宋妍在电话中所说,第四个人是猝死,毫无预兆的那种。

陈宇掀开第四章白布,浮现在他的眼前的,是一张令人惊骇欲绝,看上去就会做噩梦的人脸。

青色的皮肤,两眼暴凸,几乎要蹦出眼眶,七窍流血,舌头伸得老长……

说猝死,那是官方的说法,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

其实这种死法,是完完全全,被活活吓死的。

“看到了什么,会被活活吓死?”陈宇按照惯例,向这位无辜的受害者道歉,然后阵阵失神,在思考些什么。

陈宇将白布重新盖了回去,找法医询问了一些专业的情况。

再然后,陈宇站起身来,将元气汇聚到双眼,观望四周。

他的一切动作,都很平淡,看似云淡风轻。可这时陈宇,是在用尽全力。

原本陈宇探查情况,只需一双慧眼就足够。然而这次,他甚至将元气都集中在双眼的部位,誓要让双眼更加清明,看到更多,更准确的信息。

慧眼和元气,是陈宇的两大杀手锏。同时用出两大杀手锏,足见陈宇对此次事件的重视。如果和他有仇有怨,尽管冲他来。

残害与双方恩怨无关的普通人,实在乃天大的罪孽。

陈宇最恨欺软怕硬之辈,一定要让他们付出的代价,比这六名无辜的死者,更加惨上倍,万倍。

良久,陈宇收回了元气,眨了眨慧眼,收回目光。

他紧紧攥着拳头,挺直脊梁,一言不发,向宋妍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