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说笑中。

这一局对弈开始了。

因为是一对二的缘故,所以刘星红棋先走。

这点聂海跟徐峰子没有一点异议,反而觉得这样做是应该的。

双方在‘愉快’的走了十几步之后,现场就安静了下来,静的落针可闻。

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随着棋局的展开,徐峰子跟聂海的分歧就开始出现了,起先他们都还让着对方,可当拐角马被吃了后,两人就开始谁都不服谁了。

他们都认为彼此是对的,只要按照他们的意思去走。

那这拐角马肯定不会被刘星偷吃掉。

这一吵起来,就让刘星跟瓜子忍不住笑了。

很显然,他们两兄妹是在看徐峰子跟聂海的‘洋相’。

于是乎,两人连忙达成了一致,不在争吵,专心安静对弈。

这静是静下来了,但他们之前争吵的矛盾却是依然存在。

也就是说,这一局他们失了势,根本就不可能团结起来。

刘星利用这个机会,拿出了杀手锏,连续吃下了一炮一車。

这下子,徐峰子跟聂海这一方就是剩下一車一马一炮了。

虽然还能有赢的希望,但在无形间就处于了劣势。

这可不是他们两个想看到的,因为这一局要是输了,那传出去只怕没法见人。

为了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俩连忙尽弃前嫌,开始认真了起来。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刘星在他们俩争吵的时候,早就在棋盘上布局了,这回只要等着收割就行。

徐峰子跟聂海的棋艺是厉害,这点他也承认。

但在他这个重生者的布局下,哪有翻盘的道理。

也就十几分钟的时候,徐峰子跟聂海在棋盘上就被杀的人仰马翻,丢盔弃甲,举手投降。

“哇!哥哥好厉害!”瓜子见状欢呼了起来。

“是滴,是滴。”看不懂棋局的小不点,也跟着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句。

这话让徐峰子跟聂海听在耳里,伤在了心上。

两人在相互指责了一句后,居然又开始争吵了起来。

刘星看着一笑,连忙牵着瓜子离开了。

他可不想参与这样无聊的事情中去。

然而他还没有走出五米远,就被追上来的徐峰子给拦住了:“刚才那一把不算,聂海根本就不听我的,这一局我单独来跟你下。”

“爷爷……”刘星有些无奈。

“什么都别说了,今天咱们在下最后三局,要是输了,以后我哪也不去,就在清风道观专研打败你的办法。”徐峰子连说道。

“行!行!行!”刘星跟瓜子说了一声,就与徐峰子同行,走向了棋盘。

片刻之后,瓜子拿来了沙漏,笑嘻嘻的放在了棋盘上。

这一幕让徐峰子哭笑不得。

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使用沙漏计时。

这点本来就是正规下象棋的规矩。

第二局对弈又开始了。

跟徐峰子争吵的聂海见状。

笑着搬着圆凳就坐在了一旁。

徐峰子也不反对,还命人给聂海送来了茶水。

这一幕使得刘星知道,这一局对弈只怕比上一把要难。

但他也没有想那么多,趁着徐峰子端茶的机会,直接率先走举棋走出了第一步。

反正徐峰子也没有规定,必须是那一方先。

而他先走一步。

在关键时刻可是能占据好多优势。

这种小心思,徐峰子哪有不知道的道理。

但他也没有多说,而是人认真的跟刘星对弈起来。

这一局下的可谓是四平八稳,两人几乎是都没有占据很大的优势。

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聂海时不时提醒两句,哪怕就是徐峰子不采纳他的意见,他也会让徐峰子小心刘星的杀招。

这可是犯了观棋不语的大忌,要是换做其他人,只怕早就跳起来骂娘了。

但刘星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知道这本来就是徐峰子的意思。

在笑了笑后,突然间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给徐峰子,看看聂海的反应。

眼见聂海在徐峰子耳边一通提醒,他忍不住笑了。

而徐峰子果然上当,连忙利用刘星卖的破绽,双马连环直接兵临城下。

瓜子看着着急了起来:“哥哥,哥哥你要小心,还差一步你就要被将军哒!”

“嘘!观棋不语。”徐峰子有些得意。

“哼!那他在你耳边嘀嘀咕咕的是啥子?”瓜子气呼呼的指了指聂海。

“这个……”徐峰子老脸一红。

聂海也是很不好意思。

刘星见状,笑着伸手摸了摸瓜子的小脑袋:“傻瓜,哥哥下棋怎么会输呢!爷爷是差一步就要将军没错,但我也要将军了,而且是快了一步。”

说完这话,刘星直接举起喊了一句“将军”。

徐峰子起先一点都不相信刘星说的话。

聂海也是。

他们俩淡笑低头看向了棋局。

当看清楚刘星将军的棋子后,那是双双呆住了。

居然是一招釜底抽薪将军棋,而且是无法破解的死棋。

“这……这怎么可能?”徐峰子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聂海也是傻了眼,膛目结舌的呆立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可是象棋大师,而徐峰子更是自诩棋圣的存在,居然被刘星一招给将军了,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孩子,刚才那一步棋我走错了,我拿回来。”徐峰子在回过神来后,连忙拿起棋盘上的一个马。

“您想悔棋吗?”刘星一脸的揶揄。

“那窝这辈子都看不起您。”瓜子做了一个鬼脸。

这话一出,徐峰子面色一僵,接着苦笑的放下了手中的马:“好!好!好!我不悔棋,重新开始第二局行吗?”

“可以!”刘星点头。

瓜子开心的笑了。

哥哥就是厉害。

在徐峰子跟聂海的联手下,居然都能下赢。

然而就在徐峰子要摆棋的时候,聂海站出来制止了:“先别忙着跟刘星下棋,我越想事情就越不对劲,这小子之前是故意卖给了咱们一个破绽,然后让咱们往里面钻,所以必须研究清楚了。”

“也行!”徐峰子说完这话,就跟聂海推演起来了之前下棋的棋路。

至于一旁的刘星跟瓜子,还有玩耍的小不点。

他们完全当做不存在。

这一幕让刘星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但他也没有去多想,在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后,牵着瓜子的小手,就朝不远处的一颗火梧桐树走去。

而就在这时,王刚满头大汗的跑着出现了:“老板,老板……连接清风村的乡道,被东南山塌下来的石块给堵住了,现在有两个帮忙修路的清风村村民都被压在石块里面呢!咱们的人也有好几个。”

“什么?那你跑来找我有什么用,赶紧救人啊!”刘星在听明白后,那是急的不行。

“问题是塌方的位置是一处百米来高的悬崖啊!王刚说出了难处。

要是能安全救援,他哪能来这清风道观找刘星啊!

“什么都别说了,赶紧带我去现场看看。”刘星在跟瓜子说了一声后,就与王刚同行,朝山脚下走去。

瓜子没有跟着,因为她知道去了哪会给刘星添麻烦。

所以在喊来了一旁玩耍的小不点后,就一同去找小包子玩去了。

……

清风村。

东南山脚下。

蜿蜒的乡道已经被无数滚落下来的石块给拦腰截断了。

数百清风村的村民,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个个心头沉重不知道什么什么好。

还有好几个老弱妇孺在失声哭泣,很显然石块中掩埋着他们的家人。

但他们却是不敢去上前搬开石块救人,因为还有小石块陆陆续续的从东南山的半山腰滚落下来。

乘坐货车赶到现场的刘星,看到这一幕那是头疼的很,因为眼前的东南山太高了,要想在第一时间清理掉堵在乡道上的石块跟泥土,只怕根本就不现实。

因为谁都不能保证,西南山半山腰的石块还有多少会滚落下来。

就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个黑脸集市方管理人员跑了过来:“老板,咱们一共有三个人被埋在这石块下面,清风村的也有两个,不过我确定他们都没死,而是躲在挖机的驾驶室里面。”

“你的意思是,咱们还有一台挖机埋在了这些石块下面?”刘星连问道。

“嗯,”黑脸集市方管理点了点头。

“那事情就好办了。”刘星双手叉在腰上想了想:“你这样,马上将其他路段的挖机都调派过来,务必在第一时间将这里的石块都清理掉,也许抢救的快,躲在挖机里面的人还有救。”

“好!好!”黑脸集市方管理连忙跑着去照做了。

但是这一去就是半个小时没了音讯。

这让刘星有些恼火,连忙让王刚再去催促一下。

然而等王刚回来,才知道那个黑脸集市方管理被打了。

打人者是王家的人,其目的就是不想让挖机将被堵的乡道给恢复过来。

刘星在得知这个内幕后,那是火冒三丈。

这王家捣乱要是在平时,他可能还会忍一忍。

但现在人命关天,他们居然还敢站出来作妖。

这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但想是这样想,刘星第一时间却是没有带人去找王家人的麻烦。

而是大手一挥:“所有人都给我听着,拿上锄头等工具去搬运堵在乡道的石块,要快!等天黑了那就麻烦了。”

说完这话,他就身先士卒的脱掉了棉大衣,然后行动了起来。

王刚见状,想阻止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而数百清风村的村民在短暂的沉默了一下后,连忙一个个跟在了后面。

既然刘星这个大老板都不怕死,那他们还怕什么。

令人感到诧异的是,刘星这一带头行动了起来。

西南山半山腰上的石块也不滚落下来了,就连泥块都没有在掉落。

这让数百清风村的村民欣喜不已,连忙加快了石块的搬运速度。

搬不动的就用凿子砸开来搬运,不过这样的石块不多。

王刚怕西南山半山腰的石块滚落下来,连忙安排人手在高一点的位置安装了渔网等设施。

这些设施别的用处没有,只能起到滞留滚落下来石块的作用。

而正是这个设施,让搬运石块的村民大胆了起来,搬运石块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半个小时后,埋在石块里面的挖机终于露了出来,而躲在驾驶室里面的五个人,在看到阳光后,那是一个个抱头痛哭了起来。

之所以这样,那是以为他们几个死定了。

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是,没有谁放弃他们。

修路的车队没有,清风村的村民也没有。

他们都来了,都来救他们了。

其中好些妇孺的双手因为搬运石块都出血了。

但是他们就是没有停止,而是在继续坚持着。

“大家都让开一下,先救人再说。”刘星第一时间就让王刚找人抬来了担架,然后用锤子砸开了挖机驾驶室的玻璃,伸手将其中一个受了伤的村民给救了出来。

“快!快!”

人被救出来后,王刚连忙接过抱上了担架。

抬担架的村民二话不说,以最快的速度朝安全的地方送去。

五个被困的人员,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很快就都被救出来了,也第一时间被送了出去。

刘星见马上就要天黑了,当下连喊到:“所有人都马上离开这里,人救出来就行,其他的都不重要。”

“你的挖机还没有抢救出来呢!”一个矮个村民忍不住说了一句。

其他村民也是有些不同意,毕竟刘星的挖机被石块掩埋,那都是为了给他们清风村修路。

这要只是几百块钱的交通工具,他们自然是不会多说什么。

但这挖机可是价值上万,就这样没了,谁心里面都不会好受的。

“一台挖机抢救什么,只要大家人没事就好。”刘星闻言忍不住笑了:“都别看着了,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说完这话,他第一个离开了。

毕竟看天色,似乎又要下雨了,这可不是好兆头。

然而数百清风村的村民却是没有一个离开,他们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后,居然派老弱妇孺去喊人去了,而他们自己则是继续搬运起来堵在乡道上的石块。

之所以这样倔强,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清风村的乡道要是不修通,那大家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永远都会被王家卡着脖子,永远都会寄人篱下的活着。

刘星看到这一幕,那还是无奈的很。

在跟王刚商量了一下后,卷起衣袖也加入了进去。

天。

逐渐黑了。

但乡道周围却是被火把给照亮。

而且参加搬运石块的村民越来越多。

他们好多都拿着扁担,打着赤脚,但挑石块的速度却是快的吓人,似乎他们以前就是干这个的。

“老板,这些人都是清风村的挑夫,数量多达三百多个呢!”王刚见不需要他搬运石块,当下拉着刘星来到了安全地带,然后笑着说了一句。

“怎么会有这么多挑夫?”刘星不解的很。

在他的眼中,挑夫可是八十年代最底层的工种。

辛苦不说,而且忙活一天根本就赚不到多少钱的。

不像几十年后,干力气活的工资,那可是高的很。

“唉!没有办法啊!都是为了生活。”王刚轻叹了一声:“武隆县山多地广,但却是不适合种植水稻,好些村民为了养家糊口,自然是只能去干挑夫。”

“当然了,跟王家也有关。”顿了顿,王刚又补充了一句。

王家将茶叶的收购价格压的很低,让种茶为生的武隆县百姓根本就没有了活路,这要是不去干挑夫的话,那只怕会饿死在家里面的。

刘星闻言,那是感触良多:“对了!之前不是有清风村村民要卖茶叶给我们吗?你全都收购了没有?还有价格给出的是多少?”

“都收购了,至于价格,是王家的两倍。”王刚回道。

“那跟集市上收购的价格,相差多少?”刘星又问了一句。

“差十倍。”王刚如实回道。

“什么?”刘星呆住了。

“真的,但我不敢用这个价格收购啊!第一怕王家找麻烦,第二这清风村离集市可是远的很,咱们得算上运费等开销,要不然到时候会亏本的。”王刚连提醒道。

“那你就按照王家收购价的五倍收购整个清风村来自武隆县的茶叶,只要质量好的都要。”刘星想了想后,就轻声交代了一句。

“你确定?”王刚失声喊了出来。

“当然确定。”刘星轻叹了一声:“你给我记住了,咱们赚钱靠的不是差价,而是集市的人流量,薄利多销那才是王道,像王家这样以垄断为目的做生意的,迟早会玩完。”

“我懂了。”王刚点头。

“还有……这些清风村的村民,今天帮咱们将价值上万的挖机从废墟中挖出来了,这个人情咱们得还。”刘星背着双手看向了忙碌的近千清风村村民:“做人有的事情不要只为了赚钱,那样人生将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等清风村跟我们做生意富裕了起来,你就会发现,咱们其实赚大了。”刘星伸手拍了拍王刚的肩膀:“趁着大部分清风村村民都聚在这里,你去跟他们宣布高价收购茶叶的事情吧!”

“听着,必须钱货两讫,童叟无欺。”

说完这话,刘星转身就朝清风道观的方向走去。

王刚回过神来,那是忍不住笑了。

眼见挖机都被挖出来了,当下连忙快步走了过去:“大家都停一下手里面活,听我宣布一件事情。”

现场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王刚。

“我们老板决定以王家收购茶叶五倍的价格,收购你们手里面的茶叶,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在这条乡道上的石块都搬运完了后,那就都回去准备吧!明天一早,将茶叶挑到清风道观,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收购,钱货两讫的那种。”王刚清了清嗓子,然后大声将要宣布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这话一出,众皆哗然。

所有清风村村民在回过神来后,那是一个个都激动的不行。

但他们没有因为激动而乱来,而是加快了搬运石块的速度。

有些甚至还回去喊人了,片刻之后,一家老小都喊来了,齐心协力的清理起了堵在乡道上的石块跟泥巴。

王刚没有参与进去,而是忙他的事情去了。

比如去准备收购茶叶的资金。

再比如应付王家的事情。

现在既然赵马的人处理不了。

那他代表刘星自然是要行动起来了。

要不然总是这样被动下去那可不行。

……

第二章送到。

求月票。

订阅!!

有读者留言我写书收费太贵了。

我看到笑了一下,别人两千字一章,而我五千字,有的时候一万字一章。

这能比吗?

要是一万字收费跟两千字一样。

我还有必要写下去?